中国政府网     黑龙江省政府     双鸭山市政府

首页 景点故事 正文 黑龙江古代文明曙光——饶河小南山

黑龙江古代文明曙光——饶河小南山

来源:旅游局 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7-03-06 访问次数:282 责任录入:sysrhx


小南山远观宛如一条鲸鱼横亘在饶河县城南部,日夜流淌不息的乌苏里江在其东侧山脚下穿过。
      小南山原名团山子,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,当地人在这座山上拣到一些石器和玉器,其中有件石器呈“圭”叶形,是属于远古时期的“礼器”,是“王权”的象征,部落首领的标志物。这件“圭”叶形石器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大的一件,可谓弥足珍贵。因此,成为我市最早的一件“国宝”级文物(文物考古界将珍贵文物分为一、二、三级,一级文物即俗称的国宝级)。
      众多的文物遗址中,年代最久的当属饶河县小南山的船厂遗址,上世纪60年代初,省历史博物馆的古生物专家杨大山先生到现场考察,采集一些刮削器、砍砸器、尖状器等古人石制工具,还有猛犸象等古生物化石,经中科院考古所C14同位素测定,距今13000年左右。这些文物标志着在旧石器时代晚期,我市就有古人活动。
      1971年秋季,当时的省历史博物馆考古部的殷德明、谭英杰等人在饶河县小南山的果园附近进行考古试掘,驻地的解放军战士为这次发掘当民工。当时,正值中苏关系恶化,苏军观察哨严密监视,苏军炮艇沿江游弋,大有剑拔弩张之势。发掘期间,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部的张忠培老师也亲临现场,协助发掘,探沟开了6条,发掘了直径7米的圆形居住面,当中有瓢形烧水坑,地面上有大量的石片、石核、石料等,可能是当时的石器作坊,这次发掘,仅石器就获得84件,其中有打制而成的矛、镞、刮削器、尖状器,也有磨制的石镞、石斧等。陶器仅有一件素面卷沿罐可以复原。出土文物中有一件27厘米的石板料,一侧残留着笔直的切割痕迹。还有一件磨制精细的玛瑙珠。小南山发掘时,正赶上国家筹办“文化大革命出土文物展”文物陈列在故宫武英殿,北大宿白教授等一些专家学者前来观看“认为是渔猎民族肃慎(满族祖先战国以前称肃慎,两汉时改称挹娄,南北朝时谓勿吉,隋唐时曰靺鞨,五代至明末叫女真,明末皇太极改名为满州,简称满族)的遗物,是我国领土的见证。”郭沫若夫妇也应邀来鉴赏,郭老对小南山文物给予充分肯定,认为它们很古老、很重要,这里很可能还会有更重要的发现,要密切注意。事隔20年,小南山古墓的发现,证实郭老当时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,是非常有远见的。
      1991年7月,饶河县的边防部队在小南山的山顶上改建一座瞭望塔,一批民工挖地基,在距地表约3米深处发现一座双人合葬墓,有大小两具骨架:大者位左仰肢,小者居右屈肢,墓里发现了许多玉器和石器,但都叫民工哄抢拿走了,县文物管理所会同公安部门收缴回了这批文物。这座墓出土文物总共126件。其中玉器67件,有玉环、玉块、玉簪、玉匕、玉斧等,加上过去在此山采集的10件玉器,共77件,占黑龙江省建国后新石器时期遗存中出土玉器的百分之五十三。闻讯而来的省文物领导、专家看过文物后极为兴奋,感慨之余,又浮想联翩。时为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的干志耿先生对其评价是“小南山是黑龙江的‘牛河梁’,是‘阿速江’畔的金字塔”。文博处长孙长庆即兴赋诗为“涛涛乌苏里,巍巍小南山;天王玉石冢,文明黑龙江”。另外,乌苏里江在古代有“阿速江”、“乌速亥乌拉(满语中称江为乌拉)”之称,据人考证“乌速亥”、“乌苏里”在满语中是“天王”之意。也是我省唯一以“天王”命名河流。为什么称“天王”之江,是否与小南山顶上墓葬有关。这不能不引起人们深思和遐想。这座墓葬发现不仅证明渔猎经济亦能蕴育古代文明,也对破译乌苏里江为什么称“天王”之江有着重要作用。关于这座墓葬的年代,国内文物考古界众说纷纭。省内多数专家认为是四五千年的,出土的玉器受辽宁西北部的“红山文化”影响,我国著名文物考古专家、玉器研究专家、中科院考古所的刘国祥先生经研究,认为小南山墓葬是距今七千五百年左右,是当地所产生的文化,并无外界影响的因素。他的研究结果,令人耳目一新、为之一振。古人云:“玉,石之美者,君子好佩玉”。这些玉器属于玉礼器,虽然有玉斧、玉凿,但是不可能用在生产之中的。在远古时代,玉器的占有多寡,往往是人的身份象征。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墓主人地位显赫、雄霸一方。
      饶河小南山地处我国东北边陲一隅,在一个墓葬发现玉器数量之多,令国内文物考古界刮目相看。现在我国搞玉器史研究的必谈小南山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小南山是我市乃至我省的文物圣山所在。另外,在玉料的产地,钻孔、磨制工艺上,又给我们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