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文莉先生的一封信

姚中先生:

    您好,我是鸡西市《雪花》杂志的小说编辑,前几天去虎林县办事,见到王吉厚同志,从他手里得到一本您写的《东大山传》。

    在火车上,我开始看这本书。窗外愈来愈黑,火车里点起了灯,我深深地被这本书吸引了,当看到勉子死了,您的母亲站在树下放声大哭时,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旁边乘车的人瞥了我一眼,又瞅瞅我手中的书,那眼神似乎在说:“现在还有使人流泪的书吗?”

    回到家里,我很疲劳,如在往常,我一定大睡一场,但《东大山传》却使我睡不着觉,我一直看到半夜,终于看完了这本书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向我爱人和孩子讲书中的故事。尤其是您描写的那一段乞丐要饭的话,我的女儿听了,笑得前仰后呵。还有看野台子戏的详细描写,我的女儿听得入神,不断地说:“念啊,念啊……”

    可以说,中外名著我读过不少,现代小说我经常研究,但从未有像《东大山传》这样感染过我,使我激动不己。

    为什么?我琢磨着……

    是真情,是实感,是毫无掩饰的直率和坦诚。

    我去虎林,听说正有大批的人到完达山上采薇菜,日本人用高价购买……

    没受过污染,在深山老林里寂寞了多少年,终于有人发现了它的价值,这就是薇菜的命运,也是《东大山传》的命运。

    我坚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《东大山传》会越来越值钱。

    我现在没有出版的权力,如果我有,我会毫不犹豫地、没有任何代价地出版它的续集。

    我现在只有编辑短篇的权力。

    我希望姚先生能截选出其中的一段,然后稍加整理,成为独立的一篇,如看野台子戏、在私塾上学、或者其它均可,任您自己选择。越民俗越好,越独特越好,越充满乡情越好。

    如有可能,我可以写一个编者按,一是表示“此篇与众不同”、二来对《东大山传》做一个宣传。

    谢谢您,感谢您写了一本好书,让我看到了我的老一辈是怎样生活的,也让我明白了中国人应该怎样去奋斗。

    我觉得每天都被虚伪、无聊包裹着,呼吸沉重,《东大山传》是一股清泉,来自大山深处,没有受到过任何“潮流”的污染;它又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,不是庄严的“谎言”。想起历史,我看到了过去的一些东西仍然存活着,而今天的一些活东西却已死去。

       祝您健康,祝您长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望我们经常通信联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鸡西《雪花》杂志社   王文莉

           1993.6.14